??有机构统计,今年前7个月全国主要城市房地产调控累积次数多达260次。在一系列调控“组合拳”作用下,一线城市商品房价格涨幅持续回落。但另一方面,媒体调查发现,不少一线城市炒房租苗头渐起,“很多单间都是500元、1000元的往上涨,实在难以承受”。

??上月底,中央定调房地产市场调控目标:“坚决遏制房价上涨”;本月初,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明确指出:“对楼市调控不力的城市坚决问责”。住房是重大民生问题,关乎千家万户的生活幸福。尽管当前稳增长任务艰巨,但显然中央并不希望向房地产市场“放水”,相反正在重拳整治市场秩序,目的就是把各种炒作力量从市场上逼出去。从禁止开发商捂盘惜售、制造抢房假象、签订“阴阳合同”,到治理“黑中介”造谣传谣、炒卖房号、收“茶水费”;从整治金融企业利用P2P网络借贷平台和股权众筹等平台违规开展房地产金融业务,到限制向企事业单位及其他机构出售商品房……不难看出,各地楼市调控政策不断加码,正形成对炒房一族的“围剿”之势。房地产市场回归“只住不炒”的定位,也看似指日可待。

??市场炒作力量向来逐利而动,哪里监管薄弱,就会涌向哪里。即使当下利润有限,它们仍然会想办法炒热市场、拉高利润。这正是炒作的本质。目前来看,房地产销售市场上的炒作力量正在逐渐退出。这是好现象,符合楼市调控方向,满足公众期盼。不过,也要认识到对付这股炒作势力,犹如打地鼠游戏一样,“这边打下去,那边可能就露头”。在销售市场遭遇“严打”的炒作势力,接下来会转战哪里?租房市场的种种信号值得警惕:某租房平台的数据显示,2016年—2018年4月,北京租房均价大体在70—80元/月·平方米之间波动,相对比较稳定;5月、6月的房租均价分别为80.5元/月·平方米、86.4元/月·平方米,上涨势头显现;7月则一举站上90元/月·平方米,达到了90.12元/月·平方米,同比上涨25.8%,其中通州区租金均价更是同比上涨近40%。

??一线城市租房市场火热,原因是多方面的。比如,前两年房价快速上涨,不可避免地拉动了租金上涨。再比如,对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低端住房的清理整顿,也使得市场房源供应减少,刺激租金整体水平上涨。当然,也有季节性因素,每逢毕业旺季,市场需求暴涨,租金也会同步拉高。从一定意义上说,这些原因带来的上涨是正常的。除此之外,还要看到许多资本纷纷涌向住房租赁市场。这与近年来国家鼓励和支持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如出台“租售同权”等政策有关,目的是平抑买房需求,是探索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长效机制的重要一步。不过,好经在被一些歪嘴和尚念歪。一些企业和个人在市场上大量租房,控制甚至垄断一个区域的房源,并将中低端房源装修改造后出租,直接拉高租金价格。虽然有些美其名曰是发展“长租公寓”,实则仍是沿袭“二房东”的获利模式。而一些“黑中介”也是类似操作手法,以高价抢占小区房源,进而掌握租金定价权。同时,还有一些金融资本为这些冲在一线的炒作势力提供“弹药”。这些做法让人感觉似曾相识,不由担心原来销售市场上的炒作势力是不是“杀到”了租房市场?

??房子“只住不炒”不仅指向买房,同样应该指向租房。现在一线城市出现的炒房租现象,应该引起高度重视,决不容许炒作势力继而为害租房市场。眼下这个市场需要进一步规范,在增加租赁房源供应的同时,也要严厉打击那些垄断房源、哄抬房租的炒作行为。